当前位置:首页 > 各地动态
浙江省红十字会:【光明网】社会和谐发展 民众呼吁应急救护保驾护航

发布日期: [2015- 01- 08]


     一.应急救护随时发生在身边

     2014年3月,一个有关应急救护失败的案例引起公众热议:一位35岁的年轻母亲(外企白领)在深圳地铁口病倒,因50分钟内未能获得他人(包括地铁员工)救助而不幸离世。



    2014年11月25日上午9时52分,海口出租车司机郑师傅从海口凤翔路接到两名欲前往海口美兰国际机场的男子,行至美兰机场高架桥A门处时,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子突然出现呼吸困难,嘴巴张得大大的却说不出话来。正在开车的郑师傅发现这一险情后,一手握住方向盘继续开车,另一只手伸到患病男子的鼻子处试探,发现男子呼吸已经停止。郑师傅在民警配合下马上给病人实施了心肺复苏措施。海省红十字会灾害应急救援中心主任文健夫告诉记者说:出租车司机郑师傅救人成功之处,就是他掌握了急救知识,他能在病人生命最危险的急救“黄金时间”进行了约两分钟心肺复苏术施救,为后续AED抢救生命赢得了宝贵时间。

    所谓急救“黄金时间”,指的是呼吸、心跳骤停后的4到6分钟。如果病人在4分钟内得到有效的救治,成活率可达60%;一旦超过4分钟,成活率将每分钟10%的速度下降,超过15分钟基本不能救活。

    2014年12月31日晚23时35分上海外滩发生拥挤踩踏事故已造成36人死亡,至少47人受伤的伤心事件并在寻找原因时,还有一些信息刺痛每个人的心:

    有一位亲历者在腾讯微博《外滩那一晚》一文介绍“同事没被踩踏也不幸去世”一节写道:“周围的人我也不认识,我就哭喊着一个个问周围人,‘你们谁会做急救?’但可惜他们都说不会”。

   《钱江晚报》记者在《警察大喊:有没有医生护士?两个温州年轻护士站了出来》报道中介绍了这两个温州年轻护士的感叹:“黄浦江边,天气很冷。我们没有设备,救援现场条件很简陋。”吴小小有些无奈地说,参与救援的外籍游客并非专业医护人员,但他们大多掌握一定的急救知识,而现场围观的国人懂急救的人不是太多,不然也许可以提供更多的帮助。潘盈盈也说,她从业也有四五年了,但这么大规模的户外现场急救还是第一次遇到。事后,回到宾馆的吴小小在微信朋友圈内发文说,希望全民都学习抢救技术



    2014年全国各地一共举行了38场马拉松赛,平均一个月3场,共发生五起马拉松悲剧造成5位参赛者猝死。马拉松作为一项长跑运动深受田径迷的喜爱,但因为这项运动对心理和生理要求较高,所以参加者一定要量力而为。进入21世纪以来,中外马拉松赛场已发生过多起猝死事件,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警示,媒体在年终回顾2014年马拉松赛时呼吁道:别再让“猝死”悲剧撞线。

     这系列真实故事,告诉公众:再不学应急救护,悲剧随时降临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社会组织,每一个家庭!

    二、走基层喜见各地重视应急救护

    一年来,本人先后去过黑龙江、吉林、山东、上海、浙江、江苏、福建、广东、海南、江西、湖北、陕西等十几个省市,行程五万公里以上,在走基层、报道一线的信息过程,留给本人印象最深的是各地重视应急救护,特别是依据《中国红十字法》赋予的法定责职展开基层民众应急救护培训的中国红十字会各级组织。例如:



    建在湖北神农架海拔2590米、全中国最高的红十字救护站,它是由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贝因美集团和索贝国际机构共同发起成立“幸福天使基金”援助的一个红十字景区救护站,平均每周至少救助一个人。

    建在湖北武当山景区上、由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幸福天使基金援助的6个应急救护站,每天都在从事景区人道应急救护工作,是武当山景区惟一人道救援阵地。

    武汉市红十字会在给蔡甸区辖内140个学校(每个学校)的中、小学老师做完应急救护培训后第三天,其中一位刚刚拿到应急救护初级证书的学校体育老师就在学校每年正常举办的学校运动会上,遇到一位高二女学生在参加4*100米接力第4捧跑一半倒地、心跳停止而出手救人,在呼叫120急救无法到达的情况下,坚持20多分钟心肺复苏术、勉近救了一个年轻学生的性命。



    刚刚荣获“最美浙江人——红十字感动人物”浙江最美医生是从医20余年的衢州市柯城区人民医院重症学科主任陈玮医生,她在2014年7月29日在杭州火车站救人不留名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

    三、民众呼吁应急救护保驾护航

    当笔者把写这篇文章的构想向很多微信上的朋友征求意见时,除了获得大家支持和鼓励(点赞)外,这些关注中国人道救援工作的同志观点都是挺给力的,引用如下:

徐述湘(中国医药报刊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好!救护技能能普及很难,救护意识和避险意识更重要!”

 

万跃宁(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副会长):“开展全民应急救护培训,缩小与普通发达国家培训普及率的差距。”(笔者注:一些国家公民的应急救护培训水平达到60-70%,有的已达到80%,中国公民应急救护培训水平是不到1%)“达到太难了,即使花上10年也难。”

 

陈星(南方电视台主持人):“确实。广东这部分走的早一些,广东的志愿服务社会化程度也比较高。(2008年)冰灾那年后,广东红十字会和一些机构的专业救助培训有很多。单位组织个人参与等都比较热情。”

 

郭亮(原某企业区域总经理):“普及急救常识应该象全民健身一样!”

 

王超(武汉红会志愿者,媒体人):“非常好,信息量很大,有说服力。就是需要找一个爆点,刺激阅读和传播,宣传的效果就很厉害了!”

 

温伟(武汉红会志愿者):“谢谢,现在普及急救知识与技能真的很重要。”

 

黄华超(玛雅房屋董事长):“我觉得很好,社会热点话题,责任感强!”

 

王振泰(贝因美董事长,“幸福天使基金”发起单位之一):“这是民族素养问题,中青年必备知识,每个人生活必要的知识,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彼此负责的精神,每个人都要成为拯救生命的天使。”“可以从老年入手,由社会组织免费培训普及教育,企业机关工余时间组织,欣起一个全社会普及应急救护行动!”

 

焦轶琦(北科建青岛蓝色生物医药产业园):“生命无价,珍惜、反醒”

 

郑毅(北科建青岛蓝色生物医药产业园副总经理):“安全、公益也是高科技园区的责任。”

 

杨绪生(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赈济救护部副部长):“这是大好事,功德无量!希望拜读。”“防灾避险与应急救护同样重要。作为一位老红会向您谨表敬意,您为大众的福利、为保护生命与健康做了一件大好事!这个社会需要大批向您这样有社会正义感的媒体人,推动社会价值的重建。”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