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各地动态
离家500米发生车祸 陕西男子在宁波捐出器官

发布日期: [2013- 04- 12]


来源:现代金报

    4月3日,陈良珍强忍着巨大的悲痛签下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表。她虽然再也无法触摸到丈夫的手,虽然孩子的爸爸就这么悄悄地离开了他们,但是丈夫李友德的器官将被用在需要的人身上,他以另一种方式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双手抱头喊了两声“头痛” 这是他和妻子最后的对话

 3日下午三点半,记者来到鄞州第二医院。李友德的十几个家人不是呆呆地望着窗外,就是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低着头。李友德的妻子陈良珍抓着女儿的手,红肿的眼睛望着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丈夫。

 3月27日,46岁的李友德发生意外车祸。“我接到电话说他正在鄞州二院急救,我脑子就懵了,早上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就躺在医院了呢。”陈良珍流着眼泪说。

 陈良珍抓起记者的手说:“那天他休息,平时健健康康的人,现在只能依靠那个呼吸机维持生命。”

“我问他哪里痛。他双手抱头喊了两声‘头痛’,这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医生也告诉我了,呼吸机只是维持他的生命,并不能让他回来。”陈良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出了声。

 李友德夫妇老家在陕西安康,1999年来宁波。“虽然我们是外来务工人员,可是对宁波的热爱不比宁波本地人少。”陈良珍说。

 车祸地点离家仅500米 儿子宁愿相信这只是一场梦

 就在陈良珍给记者诉说丈夫的故事时,她20岁的儿子李文坤走到她旁边。他抓起了母亲的另外一只手,用力地握了握。

“我还在上班,我妈妈给我打电话说爸爸出事了,我打了车就过来了。”作为家中的长子,李文坤很失落地说,“等我到医院了,爸爸已经在急救室了。”

 他说,那天父亲休息,还说有点事,一会要外出,“没想到,出去就没有再回来过。”

 李友德是做水电工的,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不管是老家来人还是邻居需要帮忙,只要告诉他一声,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人一把。
    李文坤弯下了身子,双手捂住脸,一再摇头表示他不愿意接受爸爸将要离开的现实。

 李友德的家属从各地赶来,最小的弟弟得知哥哥意外车祸,可能不久就要离世的时候,从新疆坐飞机赶过来。

 想让他以另一种方式活着 家人一致同意捐献器官

“妈妈出去交钱的时候,我已经在爸爸床边了,我叫了他很久,他只是胳膊能动一下。可是第二天(28日)我怎么叫他,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了……”站在一旁的女儿李文灿说。

 陈良珍在得知自己的丈夫不能再握着她的手,对她微笑,给她做饭,和她说话的时候,她想到以前丈夫看电视上有报道捐献器官,便和家人商量捐献他的器官。

 “他平时看到电视上有人捐献器官,就说他们的行为特别伟大。”陈良珍说,“现在我们家人都决定把他的器官捐献掉,希望这些捐献的器官能救那些需要的人。”

 “我爸爸就是这么一个人,对别人特别好,能帮助别人一把就帮一把。妈妈说想要捐献爸爸的器官时,虽然特别舍不得,但是想到爸爸用另外一种方式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都同意了。”

 “如果爸爸的器官能救活别人,那就像妈妈说的,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吧。可以时刻告诉自己爸爸还活着。”李文灿哭着说道。

 “我们同意”、“这也算是我们对他的尊敬”、“虽然舍不得,但是毕竟他回不来了”……家人带着哭腔纷纷说道。

  4月1日,陈良珍把这个决定告诉了医院。

  死亡后他完成了捐献 主治医生说谢谢大义的家属

  得知家属想捐献李友德器官后,院方第一时间将该消息报给宁波红十字会。4月2日,红会来到医院和家属沟通。

  “家属说要捐献器官的时候,我特别佩服他们。我们医院从2008年开始到现在,在我们科只有4例捐献病例。”李友德主治医生王医生说,“27日李友德送来的时候是因为车祸伤及脑部。脑袋肿得很厉害,出血也非常严重。我们进行了急救,把颅内的出血点止住,消肿以及减压。”

   可是第二天做复查CT的时候,医生们发现,李友德的脑袋肿胀得非常厉害。“就是说脑损伤太厉害,手术已经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了,后来就是持续的深昏迷状态。现在的情况就是脑功能逐渐消失,属于脑死亡状态了。”王医生遗憾地说。

   昨天,宁波市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派专职协调员前往医院,对李友德病情进行初步判断,并向家属详细介绍了器官捐献的相关法律法规及操作流程,并再次确认捐献意愿。

   下午,正式开启器官捐献流程。经省市人体器官捐献评估专家确认,李友德生命不可逆,各项器官功能良好,达到捐献状态,适合捐献条件。随后李友德家属签中国人体器官捐献表并按手印。

   晚上7点32分,李友德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家属的做法真的非常大义。”王医生敬佩地说,“很多病人没有办法突破传统观念,但是李友德的家属做到了,谢谢他们。”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