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各地动态
青年时报:记者体验应急救护培训 心肺复苏做得标准很难

发布日期: [2013- 03- 01]


时报讯(记者 夏佳波) “这里有人昏倒了,我是救护员,你们赶紧帮我打电话,我现在要对他进行急救。”这并不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而是在省红十字会现场应急救护培训综合教学基地里,记者正在参加模拟救助突发交通事故,救助重伤昏迷路人的一个场景。现场呼救、心肺复苏、伤口包扎,按照现场救护培训的标准,大家一步步完成了对伤者的应急救护。救人并不是一项轻松的活,光是做完一套标准的心肺复苏,就让人满头大汗。据了解,为了让更多的爱心救护员能在救护病人的同时免除后顾之忧,卫生部正在拟定院前急救免责条例。
 

    固定包扎技能实用

    昨天,这个教学基地举办了首期培训班,我作为媒体代表之一,专门花了一天时间,现场学习应急救护知识。培训师首先教大家伤口的包扎方法和骨折的固定方法。
 

    培训师叶老师现场演示手指受伤、关节受伤、骨折等情况的急救处理方法。比如手指手背被刀割伤,那么用医用纱布缠绕手腕两周,沿着手背覆盖住伤口,将纱布绕到受伤的手指上,沿着手指上下方向折叠纱布覆盖住手指两次。然后用纱布绕手指两周,将纱布沿着手心绕回手腕。在手腕绕两圈之后,用纱布在手臂外侧打一个结。(小指为手臂外侧,拇指为手臂内侧,脚部也是如此,这样打结固定主要考虑到伤者的舒适感)
 

    比起相对简单的包扎固定技能,心肺复苏就要难很多。我走到伤者(模拟假人)身边,结果第一时间就被老师打断了。“你应该先确定周围环境是否安全,能进行施救。而且你应该从伤者的脚部方向走到他身边,而不是从头部方向走过来,这样会让伤者回头看救助他的人,可能引起二次伤害。”
 

    判断意识后,并模拟现场呼救求援后,开始对伤者进行心肺复苏时,我又犯了一连串错误。“按压不够用力,按压深度要达到5公分以上,频率要达到每分钟100次。没确认打开气道前不能开始人工呼吸,而且人工呼吸太用力,会对伤者造成伤害。”
 

    培训师指出了诸多问题,经过两次调整,心肺复苏监视仪器终于显示,心肺复苏合格并起作用了。这时,大家都已经累得满头大汗,怪不得心肺复苏需要两个人交替进行。
 

    真实场景模拟突发状况

    这次培训,与之前接触过的各种急救培训班,以及医院急诊科开展的急救进社区活动不一样。这个基地里设置了实训演练区,里面有街道、厨房、卧室、卫生间等四种场景。这些场景中运用了声、光、烟等技术手段,模拟我们生活中可能碰到的多种意外伤害事故,比如交通事故、切割伤、烫伤、煤气泄漏、心跳呼吸骤停、触电、燃气中毒和意外摔倒等。
 

    我抽到了厨房意外切割伤,并导致意外摔倒手臂骨折的场景。培训师叶老师作为伤者,已经跌坐在地上扮演伤者,她的左手紧紧握住右手割伤的手指,而且右手似乎因为摔伤骨折了,她的表情看上去非常痛苦。作为救护员,发现了她之后,我第一时间走到她身旁,蹲下去询问:“我是省红十字会的救护员,请问你哪里受伤了,我帮你拨打120求救,请让我来帮你进行伤口包扎和处理。”但叶老师第一句话便是:“快,我很痛,我的手指割伤了,刚才滑倒的时候右手好像骨折了,现在抬不起来,你快帮帮我。”
 

    虽然我之前已经经过叶老师的培训,学会了伤口包扎和骨折固定法,但面对如此逼真的演练场景,还是让人慌乱。我不知道这时应先拨打120还是先帮叶老师处理伤口和骨折。
 

    “你在干什么,你还救不救我,我痛死了。”叶老师这时候突然大声呵斥,我顿时清醒,冷静下来,发现现场虽然没有纱布和绷带,但厨房里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拿来急救。按照止血优先的原则,我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用加压包扎止血法,将毛巾包扎在叶老师的右手上,接来下,我拿了一块围裙,鼓励叶老师适当抬起自己的右手,同时用大悬臂固定法,将骨折的右手固定好。
 

    处理好这些外伤后,我一边安慰叶老师,一边拨打120急救电话。“你好,是120吗,我这里有一位刀割伤合并骨折的伤者需要救治,我的地点是博爱路3号,我在小区路口等你。”做到这一步,这个模拟场景的急救才算完成,接下来就要等待急救车的到来,并陪着叶老师去医院了。
 

    而在旁边一个房间里,同时在进行着洗澡后不慎在浴室摔倒骨折,头破摔伤出血的模拟急救场景。虽然我学过同样的急救技能,但是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又不禁慌乱了起来。这里的模拟演练实在很逼真,体现了救护的现场感和生活感。我想通过在这里一天的演练,要是今后在生活中还碰到这样的情况,我就不会再紧张、慌乱,能第一时间上去救人了。

 
    ●纵深  拿到急救员证却不敢救人

    通过培训,大多数人能拿到红十字急救员证,但记者向身边参加过急救培训的同事、朋友、网友进行调查。当询问在有急救员证的前提下,在路上遇到心脏病突发昏迷倒地的病人,你敢不敢上去救时,20个人中只有5人表示敢当场施救,还有15人表示不敢救,他们最担心的是“出了事谁承担责任”。
 

    去年12月份的时候,时报读者王英女士(化名)曾到新成立的市急救中心,参加美国心脏协会心血管急救培训。“我和我一位女同事去参加这个急救培训,花了整整一天来学习外伤急救和心肺复苏的技巧。”
 

    王女士说,拿到急救证的时候挺高兴,觉得自己有了救人的能力,而且这本证书国际通用,意味着出国时也能救人。但之后想想,真遇到伤者,也怕抢救的时候出了问题会惹上麻烦。“毕竟自己才学了一天的急救知识,在碰到突发情况时,难免会出错。即使不出错,也会因为伤者的具体情况,比如伤者有骨质疏松,一旦心肺复苏按压用力,导致胸骨骨折,那我可担不了这个责任。”
 

    有证却不敢救人,担心责任自己承担,成了阻碍院前急救事业发展的“拦路虎”。
 

    昨天,记者在学习心肺复苏时,其中在呼救求援步骤里,培训老师特别提醒,大家在急救前一定要喊出自己的身份,同时请身边人为自己作证,再开始施救。
 

    卫生部拟出台院前急救免责条例

    记者搜索了相关法律,了解到我国目前并没有一部急救法或与急救相关的法律,仅在民法通则的第93条有类似的免责条款。《民法通则》第93条规定的是无因管理制度,即没有法定义务或约定义务,为他人利益管理他人事务属于无因管理,是一种免责的理由。司法实践中,除非管理人基于故意或重大责任性过失,否则均可免责。
 

    昨天,记者也就此咨询律师。“路遇突发心肌梗死的老人,本人经过专业培训,持有国际红十字会急救员证。但是在心肺复苏过程中,老人肋骨骨折,我是不是要承担救人过失的法律责任?”浙江海贸律师事务所的李会国律师表示,这种情况还要看是否存在重大过错。
 

    记者提到这一问题是否会影响救助者积极性时,省红十字会现场应急救护工作指导中心主任陈雨荣表示,只有制定相应的《急救法》,明确救助者与患者之间的关系,提出出现问题时的各种解决办法等,才能确保那些爱心救护人员免于后顾之忧。
 

    据悉,卫生部正在拟定相关急救法规《院前医疗急救管理办法》。去年12月卫生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邓海华表示,院前急救免责条例即将出台。同时,卫生部也在考虑,先给予有行医资质的医生在紧急情况下急救病人的“免责”权。根据现状调研,有计划培育社区医生的急救潜能。比如社区医生在遇到社区内的急症病人,在急救车第一时间难以赶到的情况下,有权先对急症病人给予紧急救治。
 

    ●相关     想学急救可打电话报名
 
    据悉,今年省红十字会救护培训工作将完成10万名红十字公益性应急救护培训任务,通过救护员培训班共10个学时(每学时45分钟)的培训,参加红十字救护员证书。想要了解参加培训的市民,可以联系浙江省红十字会,联系电话0571-86463044

    此外,市民还可以前往在杭州市急救中心美国心脏协会心血管急救培训中心进行急救知识的培训。广大市民经过拯救心脏急救CPR AED课程,一天大约7小时的培训,可获得拯救心脏急救CPR AED证书,此证书对于企业,特别是外资、中外合资企业尤其适用。

    对于团体学员,杭州市急救中心美国心脏协会心血管急救培训中心可以提供上门培训,联系电话0571-5603613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